如果有人能这样说我的话,我会高兴此的。”许


敢想能和她做朋友啊?没想到接触下来允全小是我想象的那样,她千易近人,根本没有大小
组脾气,更不用说骄横利飞扬跋启了,而日不足一般的和蔼uJ亲,足特别谦虚文邪,uJ亲uJ
爱呢2”许敏敞小L1扉。
    “瞧你,小敏于,哈哈1真有你的,你又个是男生要追求高雅,川得着那么紧张吗?还
在心地悯断n她做比较。真是—.北哈[看来你还真的个够电信呀1”万端调侃说。
    “什么呀?你以为只有卫男人看到美女口卑呀!女人也不例外的。问题足高犯太光广叫
射了,她简直足咱们学校的霞光。”许敏解释说。
    “那是。霞九。没错。怪个得初见时狡就眼前一亮心2你说得文好。”万端况。
    “好/,同志们1安静[请二位4;要冉拿我开删/,好个好?”高雅站想来双手作厂个
停小的手势。
    “测?怎么会呢?肋腑之言
    “高雅脸皮酣,4;好意思丁
够含蓄罢丁。”云端说。
句句真心。”许敏忙说。
被uR们说的。哈哈1/u\是L6出丁事实而己。
    “如果有人能这样说我的话,我会高兴此的。”许敏不无羡慕地说。
    “哈哈2这足你的虚荣心。”云端笑说。
    “实力个够,疯法允计税有点小小的虚荣心D11达也没什么个好啊[个然,趁现在没有
外人,就请你大胆地、夸张地、毫个吝吉的赞义肋L句。也好让我过把瘾,充分享受一下被
别人今奖的滋味?’许敏一副很搞笑的校样看云端。
    “哈哈2你呀!皮够序的。要我令你还真找不山词。”云端姚起煌毛说。
    “长相太普通,扔到人派生就4;见丁。对nl?”订敏电嘲。
    “果然有的r1之明,匀隧我要说什么。哈哈[我肚十里的蛔虫..
不敢这样放肆。地上上课了,你才这样随心所欲。”云端力趣她。
    “提那个老古董[吗2破坏情绪。”许敏掀起嘴说。
    “就是。没有她在,我们好开心啊1”万端咐和说。
    计敏见高雅半天个接一句话,)t是他们构个人4嘴,就笑着问
    高抓婿然一笑,锦标头说:“不啊:我不太百此刻意占做仟何享
我的饭虽也不人。”
    h一看就是个率性而为的人,表晕如一,小矫揉造作。有个性,
    “我看高雅属于外柔内刚。”计敏LA。
    “哎呀2你们怎么又说到我安上来了?“高服胎红着说。
你节食吗?”
口然吧:反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