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我请了医生来医治我的抑郁,帮助我远离开


的一样.人们没必要再做决定——我要做的只是早晨起床,等待着糟糕的
不如人意的事情发生,然后卧床安息,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个恶性循环。
    我一直在寻找逃避人生悲伤的办法,所以经常更换工作,更换想法,
更换毒品。从13岁到20岁再到30岁,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可取之处,
因为连我母亲都会毫不留恋地离我而去,我的人生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?
    尽管我请了医生来医治我的抑郁,帮助我远离开车自杀的倾向,但我
仍然天朔日酒,如同慢性自杀。
    记得有一天医生查看了我的血检结果,然后问:  “你每天会唱多少
酒?”我告诉他自己每天晚上都喝一两杯。从理论上讲我并没有说谎,我
一天确实只喝两杯酒——两大杯杰克丹尼加可卡因。
    然而,酗酒并不是我所担心的事情,我真正害怕的是在白天酗酒(这
可以让你了解一下酗酒者的真实想法)。对我来说,家庭、婚姻和肝脏的
损坏都不是最坏的——白天喝酒才是最糟糕的事情,因此我的自天总是在
焦虑中度过。我注视着钟表,等待着下午五点钟的到来,就镍周五晚上急
切等待放学铃声的学生。如果我可以等到五点钟再喝酒,那么就不是一个
酒鬼——酒鬼要在白天喝酒。
    (我要说一下,在看着钟表打发时间的当儿,我找到了一件事做:午
睡。在广播节目结束以后,我就会主动午休,这样,下午五点钟之前的漫
长等待就不是那么难熬了。如果我以前想到这个天才般的办法.并在生活
中加以运用,那么……)
   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尝试戒酒,但是都没能成功。我为自己酗酒找到的
借口也是漏洞百出,无法维护我的自尊。于是我的灵魂深处就慢慢开始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