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田曾说:“蒙田城堡里仕着约有十口人的家庭


的挚友拉博埃西能做到与家庭琐事保持一定距离,蒙田曾经一度
非常崇拜他朋友的这一特质,他也想效仿这位朋友。
    蒙田在担任宫职时,没有放弃为公众服务是因为作为政府的
管理人员比经营管理家庭操心得少。现在,躲在书房里的他也可
以安心读书,可以认真思索,可以享受属于自己的时间,不必再
为别人忧心,只为自己而操劳。蒙田真正寻找的是他内心的自
我。“内心的自我”不属于特定的国家,不属于特定的家族,不
属于特定的时代.不属于纷繁复杂的客观情况,不属于金钱,不
属于任何财产;歌德把这样一种“内心的自我”称之为任何人都
不能进入的“碉堡”。如今,蒙田下定决心要躲进这样一个封闭
的角落,为的是从妻子和子女的生活中逃开,为的是从城堡内其
他人的生活中逃离。
    蒙田曾说:“蒙田城堡里仕着约有十口人的家庭,住着的佣
人、农夫、工人和佃农就有几十个。大家共同生活在一个地方,
有欢笑也有泪水,有甜蜜也有悲伤,这里不会是一个非常安静的
地方,生活会时不时地为你带来一些使你忧心的事情。一个小家
庭会遇到的种种事情,这个大家族遇到的只会更多。子女在这里
出生,有的也在这里安葬。今天院子里有口井塌了,明天院子里
的葡萄冻坏了。今天契约到期要重新签订,明天人们之间的争执
需要调解。日常的经营活动买卖、称重、结账都必须在这里展
开。如果你想要经营管理的话,那么时时刻刻都会有新的事情需
要你来处理。脑子被别的事情占据,根本没有时间来操心自己的
事情。”
    所以蒙田想要隐居,而蒙田的隐居是分两步进行的:第一步
是弃官回家.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,从繁重的公务中抽出身来:
第二步是脱离这个家庭,从琐碎的家庭事务中脱开身来,然后回